进化之箭

 

目前已经出现了一群人,正在有意识地将生命致力于提高进化的过程。他们认为自己的生命是广阔而充满生命的宇宙的伟大进化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们认识到自己在整个进化过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在更广阔发展角度的背景之下,其对自我的重新定位为他们的生活提供了意义和方向----他们不再将自己视为孤立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个体,而且在短暂的生命线结束后死于毫无意义的宇宙之中。他们深知,如果该进化将实现其潜在的各种可能,它必须有意识的引导,而致力于此也正是他们的责任和命运所在。

 

人类能够参与的最有意义的活动便是那些能够直接关系到人类进化的活动。 这个观点之所以正确,是因为人类目前不仅在自身的进化过程中具有着活跃和重要的作用,并且,在其他生物存在的领域内也扮演着重要角色。对这一点的认识使人类感到了自己在整个进化过程的具有着必不可少的责任来参与并作出贡献。如果人类接受并领悟这一责任,并自觉或不自觉地,创造性地参与超生物学进程的演变,那么一种新的事实就出现了,一个新时代即将诞生。 乔纳斯索尔克(Jonas Salk

 

进化唤醒的核心是,认识进化是有方向的。进化并非一个毫无目的或随机的过程,而总是有一个方向引导。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认知,一旦我们理解了进化的方向,我们就可以确定我们在进化轨迹中所处的位置,发现其下一步的方向,解读这些方向对于我们,即个体和集体的意义。

 

进化朝什么方向发展?与早期人们对演变的认识相反,在生命进程中,进化的趋势是朝着更加相互依存和更加合作的方向发展,这个趋势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人类注定推进地球的进化过程,那么主要任务就是寻找更多自我组织的合作方式。

地球生物进化的短期历史充分证明了这种趋势是朝着更加合作的方向发展。大爆炸后几十亿年来,宇宙的规模迅速扩大,并分化成众多的星系、恒星、行星和其他无生命的物体形式。最终,极其微小的生命首次出现在地球上,其中包括为数不多的分子过程。不过,这种生命并未在此微小的水平上停留很长时间。在第一次重大发展中,分子过程的合作群体形成了第一个简单细胞。然后,在进一步的重大发展中,这些简单细胞群形成了规模更大的复杂细胞。

 

千百万年之后,又一次重大进化过程开始了。进化揭露了如何将这些复杂细胞组合成为多细胞生物体的过程,如昆虫、鱼类,并最终进化为哺乳动物。生命进程的规模迅速扩大,而且这一趋势因多细胞生物体的合作社会的出现而继续,包括蜜蜂群、狼群和狒狒群等。人类也在重复这一模式,一些家庭联合起来,形成群体,群体集合形成部落,部落相互结合,形成农业社区等等。现在地球上最大规模的生物合作群体就是人类社会。

 

生命实体结成群体,形成更大规模的合作,这一过程重复许多次后证明了这一显而易见的趋势。引人注意的是,在此过程的每一步骤中出现的合作群体成为实体,随后结成群,形成这一过程中下一个步骤的合作群体。

 

我们很容易便会发现是什么驱使着这个漫长的定向进化过程,在每一个组织级别,因共同目标而集合在一起的合作团体总是比孤立的个体更有可能取得更大的成功。宇宙中任何地方出现的生命,都适用于这个原则。虽然具体情况有所不同,但方向都是一致的,都是朝着更好和更大规模的统一与合作发展。

地球上的生命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开始,个体生命进程对活动的影响只不过停留在分子进化的层次上,而随着更多合作群体的成功形成,协调的生命进程在控制着地球上的各种活动。随后,生命进化又发生了一个重大转变人类的分水岭,因人类与科技和全球共生,人类有潜力建立一个统一且无所不有的全球化社会。在这个过程中,作为一个整体的我们将掌控全球内的所有物质、能源和生命进程。当这个全球性组织出现时,生命合作组织的规模将扩大至生命刚出现时的百万甚至近十亿倍。

 

 

人类如果要在宇宙生命进化中实现它的潜力,合作组织范围的这种扩张就会持续下去。全球性的组织有潜力向太阳系或更远的太空扩张。通过在越来越大的范围内管理物质、能源和生命进程,人类组织最终将有能力影响太阳系和银河系中的事物。人类组织将通过与其相遇的其他生命进程社会结成团队重复过去的伟大转变。

 

45亿年来偶然、缓慢的生物进化的产物就是我们。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进化过程已经停止。人是一种过渡性的动物。人并非创造的顶点。

 

我相信,除非因愚昧和贪婪而失败,或者我们自己摧毁自己,我们必定会被带到一条通向其他星球的道路上。卡尔萨根(Carl Sagan

 

进化过程的巨大潜力是最终产生一个统一的合作组织,这个组织将跨越和管理整个宇宙的生命进程。并且生命将把宇宙内的所有物质组织和统一起来。宇宙本身将成为一个追求自身目标的活生物体,无论其目标是什么。在从分子过程不断扩大规模的过程中,生命将把大爆炸之后支离破碎的宇宙统一起来。

 

由于生命的范围扩大,第二个大趋势出现了,即生命更习惯并擅于进化。更适合进化的生物体能够更有效的发现使其能继续进化的行为,以完成成功进化。具有更多智慧的他们能够找到面临挑战的解决办法,以运用更好的方式实现其目标。

 

最初的生命进程通过反复试验才能发现更好的适应方式。他们通过实际尝试找出最有效的行为。最初这些反复试验在几代人中以基因水平突变的形式发生。当这种以基因基础的进化发现如何产生有能力在生命过程中通过反复试验学习的有机体时,一个重大进步便产生了。

 

在进一步的重大转型期,生物体进化形成他们对环境和替代行为影响心理表现特征的能力。这使他们能够预见周围环境如何对他们的行动做出回应。在实践过程中,无须尝试其它可供选择的行为,而是用大脑思考对这些行为进行测验。他们开始了解身处的世界如何运转,以及对其如何操纵,以实现其具有适应力的目标。

 

当生物体发展分享其用以建立其心理表征的知识能力时,进化获得了又一重大推动力。模仿、语言、写作和印刷都是传输适应性知识过程的重要例子。这些过程能在几代人之间快速积累知识,建立更复杂的心智模式。

 

最终具有这些能力的生物体将制定一个进化理论,他们获取知识,从而在其星球上,建立包括其自身进化过程的心智模式。他们第一次拥有一个有力的,以科学为基础的解释,说明他们的由来和在宇宙进化中的位置。

 

只有当我们已吸取了达尔文的学说,重新计算了宇宙年龄之后,生命静态形式的观点被变化进程灵活贯穿于时空的观点取代之后,我们才有胆量猜测我们是磅礴的交响乐中的一部分。克里斯托弗巴彻(Christopher Bache

 

十七、十八或十九世纪的科学家并不清楚他们当时做的事情或他们当时的发现具有多么深远的影响。然而,这些对一种模式做出实质贡献的著名科学家,其对模式的解释直到二十世纪中叶才明确。仅到现在我们才清楚的了解,我们并非生活在所谓宇宙发生论中所描述的宇宙中,宇宙发生论仅仅是些完美的叙述,有着科学的数据和虚构的形式罢了。布赖恩斯威姆(Brian Swimme)和托马斯贝瑞(Thomas Berry

 

在任何出现生命的星球上,提高可进化性的趋势很可能最终产生能唤醒其进化历史和未来可能性的生物体。他们会逐渐明白,更大规模的进化过程产生了它们,进化过程将掌控其所在星球未来的生命。生物体将会把它们视为已经到达持续的和有方向的进化过程中的某一阶段。它们将领悟进化的方向,以及一旦它们要推动其星球的进化过程,他们必须做什么

 

一种文化本身就是证明,而证明与文化有关,文化有能力深刻和迅速地改变大众的意识。我们每天可以在政治、公关和大众传媒中看到这种现象。这一事实启发了一些人与神圣的大进化理论框架合作,将它变成主流文化的内容。就其性质而言,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分享这个传说,领悟其意义和启示。我们梦想可通过某一活动传播这个理论,并唤醒千百万处于进化边缘的人们支持这个传说,从而发挥其转变影响,并帮助他们将其纳入140亿年的进化历史,与其他能够实际影响人类和地球的方式成为进化过程中的一份子。 汤姆阿特里Tom Atlee

在任何达到这个阶段的星球上,一些个体将开始经历一个重大的意识转变。越来越多的人已不再视自己为孤立和自私的个体,相反,他们开始把自己看做进化过程中的参与者和扮演者。

他们自我反思的对象将有所改变。当他们考虑自己时,他们往往会发现自己是进化过程的一部分。自觉参与进化日益成为他们生活中价值和意义的来源。而重大的认识将有助于这一意识转变,这些认识是:

l        追求狭隘的欲望和乐趣的生活并不值得。他们将认识到,自己的欲望本是进化进程设计的必经之路---在过往的环境中更具有适应力和更容易获得成功。在许多情况下,他们的愿望和乐趣不再符合进化的利益,现在他们往往做出不利于适应的行为,以及破坏而非推动进化过程的激励行动;

l        他们有机会有意识地参与塑造其星球未来生命进化过程。他们可以在进化的下一个伟大步骤实践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l        其星球未来成功的生命进化取决于他们的自觉参与。与过去伟大的进化变革不同,形成统一和持续的行星社会的步骤,由于非常复杂,而很难通过反复试验的方式发现。它们只能通过生物体有意识的努力才能被实现,此外别无他法。有意识的生物体需要预想行星社会的形态并且设计能使其达成目标的战略。想要碰运气是不可能的,因为在过去,运气曾用了几百万年,并曾产生过无数次合作群体错误开端的形成,比如形成了复杂细胞等。

 

l        只要他们与更广泛的进化过程有关,他们的行动就有意义和目的。就他们的行动可以积极作用于进化而言,他们对于自身以外在他们出生很久之前就已经存在,并且到他们死亡之后继续存在的大型进程是有意义的;

 

l        进化观点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答案,回答所有有意识的个体面临的一个重要的生存问题:我应该如何利用我的生命?

 

l        他们对进化观点的觉醒以及其他人与他们一样的觉醒本身就是其星球一个极其重要的进化事件。

 

有意识地感受这种转变的重大意义的方法之一就是以自己的方式思考和感受以下情况:

想象一下,你是一个社会中有意识的细胞之一,淹没在大量无意识的细胞之中。最初,你对自身存在的理解是要承担一个细胞应负的责任,与其他细胞互动,追求典型的细胞目标和利益。然后,你开始发现,你在活动和互动上花费的时间是一个大型进程的一部分。由于你积累了更多的知识,你开始明白这个大型进程是有方向的,正在朝某个方向发展。当你意识到你和其他细胞都是一个发展过程的组成部分,重要进化过程便突然出现了。这个过程直接产生了复杂的多细胞有机体。

 

不过,你的进化重要的高潮还没出现。高潮就是当你发现你的认识,即你是发展过程中一个组成部分,在成功的进化过程中具有关键作用的时候。你可能会发现,发展过程及其圆满完成取决于你和你的社区内其他成员具有这种认识的方式组织,而这种认识取决于你社区的细胞逐渐意识到发展过程的性质,并自觉地以推动这一进程的方式行事。你明白,如果意识到这个过程并利用这个来指导自己行动的细胞没有出现,那么发展过程将会失败。你的认识带给你一个基本的选择:你可以决定有意识地将你的存在用于推进发展过程,并协助其顺利完成;或者,你可以继续无视你有限的细胞存在,正如你从前所做的,追求狭隘的细胞利益,不过,在任何达到这个阶段的星球上,有意识地接受这种转变的个体的出现可以被理解为星球本身逐渐意识到进化过程。通过这些个体,进化过程发展自我反省、自我认知和预测未来的能力。它会使用这些能力不断地重新设计自己以加速自身进步。

 

由于1000万多年的进化,宇宙已具有自我意识,能够了解其过去的历史及其未来的可能性。宇宙的这个自我意识正在被宇宙的一个微小的部分我们人类中的一少部分所认识。可能它也已被其他位置的群体所认识,出于其他恒星的行星上有意识的生物进化认识。但在我们这个星球上,在这之前却从来没有发生过。 朱利安赫胥黎(Julian Huxley

 

接受进化观点的个体将使他们的个人目标与进化目标互相配合。他们尝试将自己从与进化目标冲突的原生动机和需求中解放出来。他们知道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他们的物种继续促进进化过程向前发展,在宇宙未来生命进化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有机体,永远不会是那些继续留在其出现的星球上自我满足石器时代的欲望的生物。

 

如果动机和需要根深蒂固于生物的和文化的经历中,则从原生目标中解放并非易事。个体将寻求技术并付诸实践,即结成团体,使他们能够超越这些原生目标。从我们人类目前的观点来看,他们将试图开发超越自我的能力,使自己了解进化的认识和紧迫性。在这方面取得成功的个体有能力直接意识到在什么情况能够最有效地推进进化过程。意识到巨大的创造力将不再浪费在追求过去进化形成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愿望和需要上。

 

从进化的观点来看,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来自至少30亿年以上一系列的连续存活单元的结果。宇宙学家告诉我们,我们之中的每个人都有一个历史,这个历史实际上要追溯到宇宙的起点。从个人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发现我们小我,而进化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发现我们作为整体的大我。这两个关于我们自身的观点的汇合将扩大对于我们对于我们是谁的认同感。我们既是局限于此时此刻的我们,同时也是137亿年来的连续生活的生命和物质。这个结论性观点的含义是卓越的。我们的目的是探讨这些影响,以及如何从这个意义上扩大自我,我们真实的自我,至此我们可以重新构造我们认识的目的和意义,找到一种更持久的幸福感,感受更多与我们息息相关的事物和我们身边的其他人。我们还将跳出这个新认同感探索新的模式。 -- 全球化思想转变项目

 

发展心理能力超越这些动机和需要的个体,将迎来进一步的重大进化转型期。他们将是自我进化物有能力适应进化过程朝着任何方向前进的生物体,不受过去的生物和社会经历所限制。群体、组合、团体和社会将经历使他们能够超越其历史和文化限制的相似变革。

 

接受进化观点的个体和群体也将鼓励社会中的其他所有群体重新构造他们的目标和使命,使其符合进化的目标。社会、政治,政府和经济团体将开始重新评估他们的活动和目标,以确保它们与进化过程的步调一致。

 

随着越来越多的个体和团体将这种转变成为一种进化观点,一种进化激进主义的浪潮将会出现,针对统一地球上的生命进程,形成一个合作的全球社会。

 

这种动力将增强,因为旧的社会形态无法控制他们承担的压力,包括恶化的全球生态系统,人口过多,长期贫困,种族和民族忧虑。当旧的社会形态开始崩溃,新的社会形态必须出现并发挥作用时,他们能够使进化的过渡进程顺利进行。

 

我们需要更多人在有意设想的未来社会创新方面有所发明和取得成功。我们应将其作为地球上最好的策略有意识地改造世界和人类的未来进化!大卫葛森(David Gershon

 

人类已达到这一重大进化的关口。紧接下来社会进化的及其重要的一步便是地球上形成一个统一的,可持续的和创造性的全球社会。在地球上,个体和团体开始出现,他们已经决定通过能够实现有全球社会的方式有意识地促进进化过程。他们因其进化觉醒和激进主义是地球重要进化转变一部分的认识而受到激励。

 

这就像事先没有征求当事人的意见,没有适当的通知和准备,突然任命一个人为常务董事负责一切重大进化事务。不仅如此,他还不能拒绝这个工作。无论他是否接受,无论他是否清楚他在做什么,他都是地球进化未来方向的决定者。这是他肩负的不可逃脱的使命,他越早意识到并深信这一点,这对所有相关的人就越有益处。朱利安赫胥黎(Julian Huxley

 

人类将通过其进化史,了解如何建立一个合作和统一的全球社会。正如我们已注意到的,进化曾多次利己主义的实体纳入新的合作体系中。进化向我们表明,如何组织合作才能不损害个人的利益,或不从根本上改变其性质。人类不必变得圣洁,形成一个全球合作的社会无须人们做出牺牲或压抑他们的私欲。

 

进化通过建立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互相配合的社会组织形式产生合作。从这些进化例子可以看出,人类可以建立公民、公司,民族利益与全球社会的利益互相配合的全球性组织。

 

各个层面的实体将感受到他们的行动对他人和集体产生的影响,只要有利于全球社会,也就有利于他们,只要有害于集体,也就有害于他们。污染和战争将不再值得。仅仅追求自我利益将导致全球社会的所有参与者为了全球社会的利益而联合起来采取行动。所有所有者都将如对待自己一样对待其他人,因为他们对其他人的影响将对他们自己造成相对的影响。

 

在过去,新合作组织的出现带来了新机构内多样性和分化激增。这将在全球范围内重复出现。社会组织的新形式也将提高我们现有的政府形式的可进化性。政府将取代更多智能和适应的过程,这些过程将运用妥善管理市场的动力、创造力和能量。与有效的市场相同,新的治理进程将利用不同的观点解决适合的挑战。

 

我们追求的不是一个理想的静态社会形式。 我们希望社会制度可以自己改变,可以反复地、不停地,有意识地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 迎接不断涌现的认知和新的挑战。我们希望培育这方面的能力,自觉地与之一同进化。汤姆阿特里(Tom Atlee

 

每当较大规模的合作出现在进化之前时,他们都会经历一个个性化的过程。每次合作都会变得更加统一、协调,并能如一个团结的个体一样行动。可以预见,将来统一的全球社会将延续类似的进化道路前行。它将逐步发展内部程序,并以一个整体的形式去行动、适应和与外界产生关联。这个星球最终将统一立场,用同一个声音发表言论,并将成为第一个与其它行星社会产生互动的整体,同时是第一个与其它行星社会处于同一级别的整体。如果地球能成功迎来这一天,那么人类将迎来一个充满无限可能和机遇的新宇宙。

 

在原始猿猴进化到天使的半路上,我们没有地方可以停留。本杰明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

 

约翰史都华

进化之箭:进化方向和未来人类的作者
http://users.tpg.com.au/users/jes999/
2007
225